锦衣之下,但属无心之失,淳于敏退而求其次,反而助攻了陆绎与今夏的感情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5次
  • 来源:巴斯网

锦衣之下取得了豆瓣评分7.6分的佳绩,更获得了原著党的首肯,但是作为小说改编剧,难免会有一些遗憾之处,比如说陆绎表妹淳于敏的改编。

淳于敏,皇商淳于家大小姐,从小衣食无忧,被呵护长大,宛如封建社会的其他女子一样,婚姻自始至终是身不由己。

作为剧中家破人亡最悲惨的角色,淳于敏的结局有时代的背景之困,也有人性的弱点之憾,让观众顿觉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”

1、封建社会的婚姻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

作为皇商,淳于家在当地也是颇有威望,如同封建社会的多数女子一样,为了家族的未来,淳于敏的婚姻也是在她父亲的谋划之中。

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的年代里,淳于敏的父母是筹划着嫁给陆绎,哪怕是做妾都可以,让淳于家族在朝中帝位更为稳固。

锦衣之下中这位大小姐的命运映射出封建时代的落后思想,重男轻女,包办婚姻,因此,自由恋爱在那时是一种奢求,身居闺阁的淳于敏却梦想自己嫁给爱情。

闺阁之中长大,极少踏入市井,未曾体验人情冷暖的她在街头被女扮男装的今夏救下后,便一见钟情,后对今夏频频示爱。

被感情冲昏头脑的淳于敏并没有像表哥打探今夏的底细,并没有过多思考这些人的关系,而是情窦初开,将自己的新房彻底打开,自导自演了一份爱情。

当今夏后知后觉,及时止损时,却发现淳于敏早已情根身深种。得知真相的淳于敏崩溃至歇斯底里,早已忘记当初今夏对其的救命之恩。

2、纵然今夏无心之失,淳于敏也不该恩将仇报

客观来讲,这事儿今夏虽有责任,但属无心之失。但就事情本身来讲,淳于敏的责任更大:

1从未向表哥陆绎打探过“袁公子”的底细,比如说家世情况,是否娶妻,品行如何,说明她无知且自我,活在自己的梦里不自知。

2相处时间不长,便情根深种,无论“袁公子”是男是女,无论对方是不是袁公子,这种情况也风险极大,说明她天真盲目,不谙世事缺乏思考。

人世间最大的恶不是不知感恩,而是恩将仇报,除了这个误会之外,今夏对于她的救命之恩,在淳于敏的认知里已经全然抹去,她只记得别人对她的欺骗。

英国作家萨克雷曾说过“如果一个人,身受大恩之后,又和恩人反目的话,他要顾全自己的体面,一定比不相干的陌路人更加恶毒,他要证实对方的罪过才能解释自己的无情无义”

此后的淳于敏彻底显出了自己的“恶”即便是不喜欢陆绎,也故意介入二人中间,想方设法嫁给陆绎,从而报复今夏。

淳于家被设计,为救家里的唯一男丁,淳于敏被迫嫁给司马家,于是淳于敏去求陆绎,让陆绎娶自己解当前之困。

陆绎的回答圈粉无数“你不想嫁给一个你不爱的人,我也不想娶一个我不爱的人”淳于敏退而求其次,甘愿做妾也可以。

陆绎说“女人太多并不好,妻子一个便够了”这句话圈粉无数。

淳于敏深受打击之后,想连夜逃跑却被抓,本以为此时的她会想尽办法逃走,没想到她不但拒绝陆绎的假死药,迷晕今夏让她替嫁。

这种恩将仇报的行为让人细思则恐,更让人心生不忿,淳于敏的这个人物正是印证了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”这句话。

3、善良要留给值得的人

虽然在剧中,淳于敏报复袁今夏并未成功,反而助攻了陆绎与今夏的感情,但是这种恩将仇报的白眼狼在现实中可是可有人在。

东野圭吾曾说过,“这个世上有两种东西让人无法直视,一是太阳,二是人心”我们的善良要有底线,要留给值得的人。

最后的今夏其实已原谅了淳于敏,而且为淳于敏的命运感到不平,但是现实中如果有人非要触碰我们善良的底线,那我们应该告诉他,我也有刺!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陆绎

陆绎,出生于平湖陆氏,明朝嘉靖年间著名官员锦衣卫头领陆炳长子。陆炳死后,陆绎袭官任锦衣卫指挥佥事。

锦衣

锦衣指精美华丽的衣服,指禁卫军士卒和指指禁卫军士卒。孔尚任《桃花扇·会狱》:“听说要拿廵按黄澍、督抚袁继咸、大锦衣张薇。”



分享到: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