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得跟胭脂扣里的十二少那样可耻又不堪,张国荣的结局似乎不能更完美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8次
  • 来源:巴斯网

如果“死亡”是一个“蜕变”的仪式,我会用“蝴蝶”作为张国荣的死亡标记。蝴蝶斑斓的彩翅、层层剥褪生命的演化,符合了他曾在舞台上、镜头下的千面形态。张国荣与蝴蝶,共有的贵族气质,在童话的原型里,任情率性、傲慢自我和浮游不定。

张国荣的“死”联结当年的SARS的泪痕混合歌迷挥手送别的烟雨凄迷,灵车转身的刹那,城市的天空仿佛陷落变得一片灰蒙失去颜色。他的去世成为了许多人生命中的裂缝,经年累月的风沙侵袭依旧清晰可辨。

弗洛伊德说过有一种情绪叫悲伤的,指悲伤的力量是要人懂得享受痛苦的经验,并从中提炼和净化自我。克里斯特娃也说这是一种抑郁的愉悦,说抑郁的人拒绝自医或者求医,因为这样才可以沉浸在哀痛的狂喜之中。

无论是悲伤的,还是抑郁的愉悦,都不过说出了任性与生俱来相反相成的力量—生存的意志中有死亡的本能,忧伤情绪里有自虐的狂欢与躁动。而且唯独是这些相反拉扯却又彼此相连的力量,才能成就艺术最高的层次,纵使这个至美的境界是短暂的,一瞬即使的,如同张国荣的生命。

还记得有人曾说:张国荣的结局似乎不能更完美了。因为我们会慢慢老去,变得跟胭脂扣里的十二少那样可耻又不堪,而他则加入了天使的行列,完全从时间中获得赦免。其实应该说,很多年前,他就开始免疫于时间了,除了变得越来越凄迷,越来越美。

弗洛伊德也说“短暂的东西都是美好的”因为他在生命最璀璨的时刻被永久地保存下来,我们看不见秋去冬来的凋萎,所以便成了永恒。又说我们哀悼短暂而美好的东西,如生命,是因为我们感觉并且无法克服那美好的东西带来的庞大的失落。

说的真好,张国荣的生命青春明艳,免疫于时间的磨损,因此他在镜头里永远那么魅惑的的招手,再潇洒的撇脱,转身离去。于是我们哀悼,哀悼那逝去的失落,直到我们掉落枯萎。

蝴蝶远走,灯火熄灭,冬去春来,百花盛开,年年仍有它的四月依旧如约而来,不知今年的春暖花开是否和离去的那年一样,即便不同,但的音容笑貌,声情形貌,在以后的年年岁岁里依旧会倒映于季节丰茂的喧闹里,让一些人忘记,又让一些人记起。

下面用的《春夏秋冬》歌词结束这篇自我安慰又伤感的文章吧

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

春风仿佛爱情在蕴酝

初春中的你撩动我幻想

就像嫩绿草使

春雨香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张国荣

张国荣(1956.9.12-2003.4.1),中国香港著名歌手、演员、唱片及电影制作人。曾担任唱片监制、演唱会艺术总监和排舞师、配乐、电影编剧、电影导演和电影监制。1977年,凭借一曲《AmericanPie》获得丽的电视亚洲歌唱大赛香港区亚军,正式加入演艺圈,被《华侨日报》评为最有前途新人奖。1978年开始参演电视剧,在《我家的女人》中展现细腻的表演风格。80年代后期将事业重心移至影坛,成功诠释了宁采臣、旭仔、程蝶衣、欧阳锋等不同类型的角色。1991年凭借《阿飞正传》当选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帝;1993年主演的《霸王别姬》是中国电影史上首部获得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大奖的电影,并打破中国内地文艺片在美国的票房纪录,他亦凭此片受到国际影坛的广泛关注。1993年担任东京国际电影节评委;1998年成为首位担任柏林国际电影节评委的亚洲男演员;2005年入选中国电影百年百位优秀演员;2010年入选美国CNN评出的“史上最伟大的25位亚洲演员”。



分享到:

猜你喜欢